当前位置: 主页 > 教学科研 >
烧了赤壁三千,却护不了红颜一己断尺佳人 就这样漫不经心的飘来飘去,不带有任何目的的看着那些我们叫做青春的韶华在指尖一点一滴的消失翻腾,直到在某个天的尽头我遇到了你,我便交出了毕生的守候等你一世的回眸,或许在忘川埂自两岸的三生石上,飞速在草木皆霜的孤独里,那些嶙峋着的陌路者的伤,早已随着一片不知名的雾霭殆尽在我们未至的断鸿楼。
  
  熬笔写下这些灼不尽的楚痛,我烧了赤壁三千,传奇私服,却护不了红颜一己断尺佳人。掠去的,我宁抛下我的万千荣华富贵只为换取我的小乔一人,可否?那些强权纷乱,又有的几人明白的了黯淡蜡火里数落不清的盖世深愁,公谨郎,早便不是当年模样。一世的悔恨,又怎抵得半世的寡家深情躲着恨。
  
  当年,雨凌乱的夏天,只伞徘徊在你家门前。我乃吴家大将,你亦是绝颜无双,见得那些倾城的笑胭挂满滴撒的枝头,微醒的梦中。我愿宇宙几刻在这默然庞大却又陌生的世界里静止葬送,抛下千百的深沉与厚韵,一面,究竟销的了多少的痴情咒怨,在所有繁华的不知所措的空洞里,像一只卸了彩的小丑,谁人知道幼时我说的那句爱你,在这些唯独缺少氧气的空气里,腐烂的混天暗地,毫无气息。
  
  我看惯的你们令人作呕的演技,没有华丽却装作神秘,悲伤的过往浸在无法挽回的血液里,看着烛心渐次老去的焰火,谁又能再用那一纸的青春,书写我们彼此都老去的缘分。紧紧的抱着,我不愿那洪荒之地的莫须有的凄凉转接在剑铠之上。无殇,那是未到断肠。
  
  我曾想带你去见那漫天的烟火,在凌晨易冷的时分,我会用所有的温暖弃去你的寒,我们站立的银河风云墨底,任来去匆匆的衰弱带走你我,那时候我们不会哭,因为我说的是你我,你我的承诺。
  
  再回顾的白雪飞,注满了记忆的千里马即便免遭轮回也尽是伤痕。我已叹不动这曲离筝。我曾遥想,那些虚伪显漏的真实使我无助彷徨,我曾经梦到我的江东,曲有误,周郎顾,他们又怎么晓得没有了你,我的弦早已断的不知去处。
  
  策夫与我,从最最内心的我抛下了对你的那些道不出名字的溺爱,你知道的,姐姐正看着我们,我们的,悄然滑去的流年谁又懂得是时间对于彼此不再认真的玩笑。我曾壮志凌云要二分天下,谁又知,我的豪情万丈,刺背成空。
  
  外面的狂晃,还有些漫天际水汽的苍凉,传奇私服发布网,我讨厌某些人,却又凭的什么讨厌,世界便是这番的毫不规律,就像我此刻所写的不沦不类,每日的消醉却也见不到那些风影跟随。
  
  看着你的眼神,遇到对的人。马蹄染湿红尘,传奇世界私服,滚滚的历史谁在疼?冻结的那一层层落叶,随着乔儿,风花雪月成劫……

上一篇:若你真的背叛了我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