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校简介 >
上帝,请借我一双翅膀 熟悉的人,距离很近只是咫尺而已,心却隔的很远,似乎一光年也不能走到他的身边。相熟的人,更加的陌生,看着陌生的人可以任性的冷漠,而熟悉的人只能一味的敷衍,熟悉的人伤你会更深。经常会从鼻子里流出血液,腥涩,从前会很认真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流出那么多的血,现在只是安静的去止住它,没有表情的去接受它,血液是一种发泄的方式,过于悲伤的情绪被血液带出体外,不再去想它们,闭上眼,原来我只是一个脆弱的人,太生硬的人总是会粉身碎骨。从前还会告诉大人,我今天流鼻血了,而现在我成熟的强忍着,说了又怎样,让冰冷的利器来弄疼我,不,我已经很痛了,无法在承受这些来自他人的疼痛,厌倦很多人,他们的世界与我不同,所以我们之间只是草草的问候,不带有感情,只是出于礼貌的问候,干涩的话语开始横在咽喉,连这些我都懒的说。
  心开始为了安全而建筑一座坚固的堡垒,提防流言蜚语的创伤,低垂是谁的眼眸在流泪。如背诵一般的说完了对白,干涩的对白有些不屑的完结了稚气的年代,对自己坦白原来谁都很脆弱,坚强只是虚假的伪装,当面具被撕下,看见的只是憔悴的面容。背离的天涯让人在原地不能自拔。
  上帝,请借我一双翅膀,让我可以安静的离开这个地方,不再怀念,不再留恋,让自己可以远离寂寞的广场。这一双翅膀让人失去了全部,什么都不要了,只剩下自己的灵魂跟着翅膀飞翔。不要让寂寞和悲伤再延续下去,那些已经落下的回忆,就这样忘了吧,心痛的挣扎。因为悲伤所以阴霾驻足在天空,让温暖被遮盖成过往。重叠着的画面,在改变。
  记忆的羽毛在空气中不停的飞舞着,分离着灵魂中的悲伤。冥冥中注定的一切在发黄的指尖轻轻的飘摇,烟已经熄灭了。那种带着骄傲的倔强在眼角抚过,留下细细的痕迹印证着岁月在此经过,能遗忘的或许只是飘浮不定的尘。习惯的为自己找一个可以逃离的借口,唯唯诺诺的人或许总是习惯了如此,在受伤之前远离,是好还是坏。
  我这种刻意的温柔,我这种随意的暧昧,给了谁了。还给我。


上一篇:初夏情结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请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